我们展示了数据库的未来,他们却在纠结我的国籍

近年来,大数据的迅猛发展,新型数据处理技术层出不穷。SQL标准委员会已经积压了大量的待处理的新技术报告。作为国际协调员的刘睿民和其他小组成员们利用啃汉堡的时间在餐巾纸上讨论了未来数据库技术的发展,并在今年再次就AI-In-Database代表中国在国际信标委提案。

数据库将死?

2014年,在德国,国际信标委WG3工作组正在商讨未来数据库国际标准的制定,但来自各国的小组成员们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在此前的几个小时里,大多数提案与发言都没什么新意,讨论止于随声附和,会议召集人Keith W. Hare和工程师Jim Melton只能尽力维持会议的进行。

数据库或许没有未来了。1986年,为了在各个数据库厂商之间取得更大统一性,美国国家标准学会发布了第一个SQL标准。后来由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ISO)作为ISO/IEC 9075标准维护。每个SQL标准版本的更新都推动着数据库技术向前发展,但这届似乎是推不动了。巨头们忙着将产品推销到世界各地赚取大把的钞票,

瓜分市场份额才是最重要的,专家对行业普遍持悲观态度,认为数据库市场将被几大巨头牢牢把持,底层技术发展缓慢。而且,现在的产品已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客户的要求了。失去了动力的讨论就像是老人院里的谈话,全是昨日的辉煌却很少提及明天的太阳。

但一个人改变了这种状况,这个人操着流利英文讲完了“SQL对MapReduce及与之相关的流数据处理的支持”提案后,哇,整个会议室都好像被点亮了,大家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开始热烈的讨论,纷纷赞扬这个美国人的提案的超前性与先进性。美国真伟大,美国人真牛逼。

美国人还是中国人?

但他真的不是美国人,虽然有着多年的留美经历,但他是中国人,还是个聪明的上海人,他叫刘睿民。中国数据库领域的专家,国家信标委物联网国际协调员,同时也是2018年流数据库国际标准的执笔人,对,他的提案最终被通过了。如今,他还是我们柏睿数据的董事长兼CTO,在与甲骨文等数据库巨头的竞争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他真的是中国人? 当得知这个事实之后,热烈的气氛里多了些疑问和纠结。此前数据库国际标准的制定,一直由欧美作为主导,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荷兰外加亚洲的日本是标准制定的主要参与国。由于技术起步较晚,中国的身份一直是学习者,后来随着中国it技术的发展地位逐渐上升,但始终不占主导地位。如果流数据库技术提案通过,中国将正式成为数据库国际标准的制定者,这多少让国外的大佬们产生了很大的顾虑。“后来他们确认我的国籍花了很多时间”,刘睿民笑着说,“我们展示了数据库的未来,他们却在纠结我的国籍。”

但幸好这些欧美的专家还是充满了专业精神,最终摒除了国籍偏见,刘睿民的流数据库技术提案开始进入正式流程。

数据库国际标准之路

每年工作组要举行三次规模不同的会议来讨论提案商讨事务,刘睿民也因此几乎飞遍了主要的发达国家。大多数人可能对此非常羡慕,但对刘睿民来说并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因为每次会议根本没有多余时间用来四处游玩,“我们只是待在会议室里开会,还会遇到一些······阻挠。”

2015年,格拉斯哥会议,流数据草案被正式提出

2016年,会议的地点是在日本东京,日本作为东道主向组委会上交了长达200页的方案提案,试图保住日本在数据库技术领域在亚洲的领先地位。但最终仍然是刘睿民代表的中方提案获得了通过。

2017年,美国俄亥俄会议确定标准的公布时间。本来当年就能公布被延期到了2018年。据说是为了给巨头们留出足够的开发时间。

2018年,以中国作为制定者的流数据库国际标准将正式对外公布。

中国在提案的道路上花了整整四年,而不是通常的两到三年。中国在成为数据库国际标准制定者的路上花了整整三十年,才完成了从学习者到参与者最终掌握主导权的转变。国籍只是弱者的借口,却是强者的印证,“我爱我的祖国!”

SQL的未来——餐巾纸上的讨论

近年来,大数据的迅猛发展,新型数据处理技术层出不穷。SQL标准委员会已经积压了大量的待处理的新技术报告。作为国际协调员的刘睿民和其他小组成员们利用啃汉堡的时间在餐巾纸上讨论了未来数据库技术的发展。并在今年再次就AI-In-Database代表中国在国际信标委提案。中国也在积极争取会议的主办权。在数据库领域,中国的声音似乎更加有力,道路也越来越顺利。而刘睿民和他的柏睿数据,也为中国的政府与企业带来了具有国际水准,拥有自主产权的实时分析型数据库产品。